Log when,Log six

  • Log, when
  • Log, six

这是最近每三个月早上到办公室后的第一句招呼,如果来得比鲁哥晚,碰到鲁哥拿杯子去接水

划水入门 🏊

由于真正的 mentor 突然转行了,被迫突然成为了 mentor,并认识了鲁哥。由于鲁哥在 team 里最年轻(95 年),所以会称呼其他人为 Log(老哥)。

每当我和他解决了一些奇怪的问题后,鲁哥会说:「Log,when」(老哥,稳),有时候是「Log,six」,我只能回 triple six

鲁哥参与了 player 组漂流的 TB,还没来得及入门工作就开始在怀柔山上「划水」。去时的路上,我们各自买了两个 subway 为午时充饥,moshu 来接我们的时候指着车上几袋子零食说随便吃。鲁哥特别开心,念了两句诗:「太好了」和「这哪儿够啊」

Happy Hour 🎱

我们组座位紧靠着 game room,是距离台球桌最近的组。

随着涛哥的加入,「一股麻香」和「jack in the box」也跟着变成了黑话,因为店门口经常有说 rap 的流浪汉对着电线杆或者马路疯狂地 battle,手势和着装都非常嘻哈。
且随着实习工作的开始,两位 java 选手被迫搞起了 nodejs。并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占据了台球桌的高地。甚至有时他们还会戴上台球手套,情怀武装。

由于我只会打乒乓球,每天和涛哥打几局,运动后下午都非常精神。涛哥拿出茶壶,鲁哥在杯子里放两粒枸杞,说:走,去排练吧。在茶香四溢中两个台球青年拿着保温杯走向了会议室。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们在 new hire talent show 上要排一段舞蹈。鲁哥说:「Log,记得帮我录像」,他说如果表演成功就当天下午就出道

突然有一天,看见涛哥打台球,后半场十分顺利,一杆清了好几个球,和台下的鲁哥友好握手结束了当轮比赛后,并说了句友谊第一,然后问我:「come on ping pong?」。我问涛哥说台球打得这么厉害怎么不多打几局,涛哥说:「太简单了,没意思」。拿擦台球杆的壳粉抹了抹拍子,说了声「开始吧」

当月的 Happy Hour 上,新入职的朋友们上来表演,鲁哥 C 位和涛哥表演了舞蹈后,大喊出「我实习期间的目标是打败 uncle gang」,要知道,uncle gang 可是台球桌叱咤风云的选手,经常严厉地告诉其他选手「放学别走」。后来鲁哥放学再也没有回过家。

沉迷工作 🍻

经常 8 点多吃完晚饭,鲁哥发来一个 PR 链接,「Log,别忘了帮我 review」,我说好,一定,然后打开了 12 年买的 thinkpad,双击了「尤里的复仇」。

鲁哥其实是一个非常热爱 coding 的人,可能年轻人都这样。不过逐渐地,经常写到下午五点就会忍不住和隔壁组去台球桌大战一局。虽然我看不太懂,但是他们每次击球之前都会大喊「好球!」。我问鲁哥为什么要把板寸弄成棕黄色,他说中学的班主任也不信他没染发,在办公室就给剪了,后来每天看着的头发一点一点长出来,反射出的棕黄色光辉在发间交相辉映。话语间,打进中袋的白球熠熠生辉。

涛哥介绍他和鲁哥求学关系时,说你想图书馆里我和他就坐对面儿,然后现在实习还坐对面儿,后面还要一起租房,都快看腻了…唉地一声叹息。鲁哥说哎嗨,你饺子还吃吗我尝一个?

早上站会的时候,突然找不到鲁哥和涛哥,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直到吃完饭回来,我们才看到了他俩,端着小米粥,咸鸭蛋。后来才知道,是前一天晚上出去浪喝大了,早上没有醒来。鲁哥说话已经不利索,大家约法三章:喝题不刷酒,刷酒不喝题。

尾声

其实有很多聊天,为了解决鲁哥对各种 library 和 tool 的好奇,开了很多小灶。从此他听着 youtube 音乐,写着微信,聊着代码的欢快生活雷打不动。当大家驻足在涛哥刷题的屏幕前,指着 ){ 中间缺少的间隙,鲁哥都非常淡定地带着耳机,吃着枸杞听着歌儿,丝毫不为所动,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一名 java 刷题选手昔日的光辉和荣耀。

毕竟他们还有一个多学期,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刷题,在台球与酒水的浇灌下,在 java 的基础上还熟练掌握了 script,直到最后再也不会 new ArrayList。

我一直以为,到了这样一家比较安逸的地方,就会看见更多的人准时下班,准时上班,恍惚见仿佛有了朝九晚五的影子。但新鲜的血液总会让你明白,其实几点下班和在哪里没有关系,因为六点的钟声敲响后,等着他们的还有台球和夕阳。

相信一定是因为大家有趣的经历,才会相聚在这个地方。在历史的时间线上,人们曾以不同的时间点穿插在 Santa Monica 的某个角落,有人吃着 jack in the box 的薯饼,有人在图书馆喝着咖啡看着歌儿,有人去往一号公路的路上飙车

可能你 2014 年 hackathon 通了一把宵,也有人在熬着几天夜写教授布置的大作业,也有人十二点半在宿舍刚起床对舍友说哎你也没去上课舍友说我上完都回来了

我有时候很喜欢工作,因为觉得一起工作的人特别活泼,足够欢乐。一起去茶餐厅吃顿烧腊饭,点杯奶茶,不用担心有没有人把你的车一波带走开到墨西哥,你也不用太担心晚上十点打完台球出来方圆一公里如果看见人一定要撒腿就跑。

但工作后生活里也多了一些东西,多了一些上学的时候没惦记过的烦恼,这就是我们虽然完全同样的年纪却难以挂着相同的笑容。青春期应是一个很长的周期,与你的心情成正比。心态足够好,保温杯就追不上你的脚步。

最后,希望 Log 们 six,祝学业顺利,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