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软」技能

近几个月做事的变化

协作人:设计、后端 -> Leader, PM, 其他职能各不相同的开发
交流方式:即时通讯软件,当面聊,功能评审会 -> 邮件、跨国、跨团队远程会议、wiki + google docs
工作内容:创造 UI、feature,review code -> 自己创造条件去做某些工具类项目,做很多调差类工作、梳理成文档,做计划

从实习到现在,遇到的人已经变化了好几拨,即便是面试非常难的公司,也会遇到开会有 conflict 发生争吵的情况,我的意思是面试难和大家是否能心平气和交流是没有关系的。对这种情况依然抱有郁闷,不过自己已经从之前产生 conflict 那个人,变成了尝试避免 conflict 的人。

有人和我说了一句话:你现在在这样大一点的公司,不要一直埋头去写代码,要尝试和别的团队沟通、友好地协作,「make everyone happy」,得到最后一句的几周后,对它的感受越来越强烈。公司一部分在北京一部分在美国,两边的人沟通起来有时差、语言、文化的问题,时差可能影响你交流的状态,语言则影响你能表达的程度。有些问题当大家愉悦的沟通后,就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劳动。

前阵子总焦虑的刷 github trending,觉得自己离真正的「前端」越来越远了,而最近又开始想,跟进技术技能的同时,在错失什么?

「30+ 岁的工程师就无法比肩毕业生了吗?」

总刷到这样的问题,我也犯其对未来的担心。

从公司成本的角度来说,如果做同样的工作,也许。我也渐渐发现很多人转管理、架构,其实并不是真的不热爱技术,而是他们选择去承担更大的「责任」。承担更重的责任,也意味着你不能面面俱到所有细节,此时如何「放权」给其他伙伴,就成了你最重要的问题。如果你不能转过来这个弯,任何时候你角色的转变都会给你带来困扰。

想象你在某个工地,作为工程师,你会去给出选择给出符合使用混凝土的质量标准,还是亲自去生产混凝土呢?公司渴望用更大的价钱购买功能更强劲的人,它不希望设计师去亲自生产混凝土。

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人,忙于解决更加多的问题,就会错失学习解决更加多样性问题的机会。原始人狩猎猛犸象的时候,矛打造地再锋利,也许不如使用陷阱捕获猎物来得快。

招聘一个有着多年经验的角色,沉迷于展示自己曾经曜人战果和沉迷「打磨石矛」的人,其实都很难保证再每次狩猎中捕获丰富的猎物。当他能影响团队中的其他猎手,释放他们的才智去创造新的武器和陷阱,他将是被选中的优秀影响因子。

「他不仅手上的工作做的不错,每个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都很开心」,是啊,我们都希望周围有优秀的影响因子,总有人要成为那个人。

其他视角

晚上和 hao 神一起闲聊工作,每个一段时间自己都会找朋友小聚,我读到他们的阅历,会有不少启发。从而再去转变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和思考的方式。

hao 神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视角,就是当你的身边有已经优秀到可以在 开发/架构/管理 上都有所建树的人,可以看到更有趣的闪光点。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能自己修复报警的 leader,平时还能提出优秀的架构设计,在管理上还能关注到团队中个人的发展和成长,给出建议。

当我们遇到新一个问题的时候,尝试将它合并到现有的架构上,不断优化架构,最后可以得到一个非常好的架构来避免做更多重复性的劳动。这个过程肯定是痛苦的,而且需要不断投入思考。更加宏观的架构里,把一个「流水线」改造成「图」的结构,当「流水线」发生变化,我们不需要改变每个环节,而是去修改「图」上的节点。这是一个设计,但可能实现起来会有多种多样的方式。

我觉得前端很长一段时间不是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而是有一个「模式」产生了,大家都去努力实现这个「模式」。
比如有人用函数式解决数据管理的问题,那大家就都在实现一个函数式的数据管理。
有人用编译方式解决了 UI 管理的问题,结果大家又在实现各种各样的同样编译方式的 UI 框架,而不是用其他的方式去做 UI。

「计算机素养」的不同,使得每个人了解的知识范围不同。我想做的当然不是学习了 MVC,那我就在多年的经历中努力实践 MVC 的模式,我希望有别的模式,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用其他领域已有的方案来尝试解决。
想到这里我突然放下了最近尝试建造的 UI 框架,几个月来都像在为轮胎寻找成本更低、但抓地力优秀的材料,而没有想过为什么不试试用电瓶替代燃油驱动,或者干脆我们用旱冰鞋好了,这样就可以沉浸于思考「如何掌握平衡」的问题

想象力孤独

工作几年后大家的交流变得不再像之前一样频繁,都有着各自要忙碌的事,好想驾车架船出去其他城镇走走,见见老友,度过回暖的四月天。路程从五个小时变成了三个半个小时,假期却也从随心所欲,走到了十指计数的程度。帝都的寒冷期好长,秋日一筵,来年春夏才得共席举杯。

蛮想有些闲暇聊天的碰撞,可都彼此都要忙柴米油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