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聊的理论

时间轴与线段

看到那个破旧的老电脑桌,使我一下子想起来自己小时候那台运行着记不清 win 98 还是 2000 的电脑,那时候我觉得最好玩的游戏还是「雷电」。而 2018 的年初个桌子上放着一个 iPad Air,玩「雷电」的时候用拼音打字还很吃力,其他小孩会说大一点的孩子打字快是因为他们把所有页的补全字都记住了,现在想起来很有趣。而再过十年如果有人看见这片博客,也许会觉得发现了一个年代尚浅的「古董」。

这几年关注「阮一峰」老师的人肯定都看见他都推特和微博发了无数次「革命」,我们真的是每天都在革命吗?在来往南北的绿皮火车上,窗外 1998 年的太阳格外明亮,那个时候打字都不会,只知道时间过得很慢。当我终于跟上了聊天选字的速度,却发现我怎么跟都跟不上时间,每天刷一次 github trending 的时候都在感慨,cool guys, they really did that.

我有一个无聊的理论是这样的,时代进化是一个一维的时间轴 axis-x,每个人做出的改变是轴上的一个线段,每个线段有比重 w,可能为 w1、w2 等等,早期的线段经常时间跨度比较大。线段起始点不同但却连续,可能是 s1、s2 或者其他,成果诞生点 e1,e2 等。

当线段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时候,代表我们的时代在前进且每一段时间有一个大发明,火车、飞机等…
但每个线段可能会「激活」几个新的线段,计算机演变出了不少新鲜事,每次演变就像开启了几个新线程,每一个线程是一个新的线段,久而久之,线段变得多开始相交,我们很久才能看到的一次变化变得更加频繁,就像分裂一样,越来越多。当一个 e1 出现的第二天,经过世界某个角落一群人默默努力的 e2 出现了,然后视野就在不停被刷新。

生活是一个巨大的 timeline,时间有时候会岔开一个分支,即发起一个新的线段,待成果诞生之时它会再次合并到主线。之前也许我们没有机会从主线岔出去进行创造,因为老的线段太少了,没有足够机会「激活」出新的线段。而现在有了,我们很多人作为被激活线段出现在了不同的分支里。

跟上时间轴的最好方法就是每次只专注一件事情,不分散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