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17 的尾巴改变了角色

再见 Zhihu

在吉隆坡享用了叻沙和云吞后回来上班,我提出了离职,现在的工作已经不再适合现在的自己。

4 月份的悠闲觉得进步迟缓,而 9 月份的忙碌却倍感疲惫。偶尔的焦头烂额还能接受,周而复始的状况让人觉得似乎没有改变产品思路的迹象。one on one 从得到「你可以试试 xxx、做点 xxx」的建议,变成了「你要理解,要尽一切努力来支持其他人的工作」。总被告知要去实现别人的想法,谁又来实现我自己的呢?

经历了一大一小两家国内互联网公司,给我的感觉是大家都很忙,非常忙。如热锅上的蚂蚁,没有蚂蚁能熄灭薪火,只能来回着急地跑来跑去,最终倒在锅上。

大家都不确定到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或者决策哪个事情产出带来的效益比较高。甚至找错了竞争对手,把比自己体量大很多、技术实力强劲许多的公司列为主要对手,但自己却还在使用活动页面来对抗别人积累多年的各类算法,没有竞品对照,我相信这样的比赛是跑不赢的。竞争的时候要拥有信心,但同时也必须要拥有头脑。

最后决定离开,我很舍不得前端的 team 一直相处着的几个同事,我也很难过之前的几个很 nice 的同事先一步离开,如果自己没有去「市场」,也许我还是会很享受现在的状态。但换个地方试试不一样的领域,应该也会很有趣吧。我姑且这样思考。

对开源的态度

一年以来我的学习已然主要来自 github,我的活动依然主要放在 github,一年间出了两个简单的小作品、更新了老的 project,有一两次不错的 presentation,已经很满意了。近几年我依然都非常希望寻找看重开源、热爱分享、尊重劳动成果的 team。开源的行为和动机每个人、每家公司都不太一样,我仍希望他是积极的,带给人们知识,做出许多微小的改变分享出来。

公司、同事看待开源的态度很重要,刷推这段时间 @Dan 影响了我很多,创造与分享仅能代表开头,合作、影响、鼓励再创造和分享才循环往复地改变一批又一批人。始终想加入这样热情的团体,无论是正在扒蒜的时候还是正在炒牛肉的时候。

选择新去处

大致把这次选择的范围对焦到比较国内比较优秀的创业公司和外企,少选几家。

之前有一次和杨导吃饭的时候,聊到了有点想换工作,问觉得比较喜欢哪里时我回答很想体验一下「shimo」或者「Airbnb」。
「石墨技术酒馆」的专栏已经关注了大约半年多,包括 @xdy 之前也夸过他们的一些 work 思路清奇;
「Airbnb」刚刚 open 北京的 office 没多久,2015 年底因为他们的 code standard 关注了他们,后来他们一系列 open source 和 tech open day 上的 talk,看完就觉得这帮人好酷我想和他们一起工作!

十一之前一周出发去旅行,在 hostel 里写英文简历,发给小杜帮我 review,小杜提了很多建议,认真指出了我用词上的问题。朋友总是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出现迅速出现,时差不是问题。算是准备好了英文简历。

面试

石墨

十一回来把简历投到了石墨官网,实在是懒得搞一份中文的了,翻译回来字数缺斤少两的。很快接到面试邀请,去他们办公室面试。
很开心认识了 luin(看到了他 github 发现是个大 V),聊天过程整体给人感觉非常稳健,井井有条;我其实挺希望自己工作一段时间后能和别人这样比较自在的交流。

Hulu

偶然看到了一个学长的面经,不出意料,两三年后的他 offer 拿了个大满贯,成为了真正的 offer 收割机,听闻有两个学长都在 Hulu 实习,觉得 Hulu 之前的口碑就已经非常 nice 了,就找他帮忙内推,并最后选择了这里。

Airbnb

可能要花比较长的篇幅写。差不多是 9 月底联系了推荐,当时刚写完简历就发给 headhunter,以为差不多回来就能有面试了就安心去玩。结果回来后看到提问说 Airbnb 中国区 VP 离职了。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发生这么大的动荡,然后一直问意思是不确定具体时间,直接放弃了 headhunting 这条路线。然后自己去官网投了简历。大约过了 2 周左右,接到了电话告诉我海投通过了,再下一周可以安排面试,会有三番的 FE 面试官过来,蛮开心,就答应说没问题。结果直到面完 Hulu 都没有等到,问 hr 说面试官暂时无法入境,然后又等一周说要 train local interviewer,北京的 FE 都去了三番…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再后来就打不通电话,再后来通过学长联系到了 hr 再辗转联系到 recruiter,终于接到了邮件说 offsite 所以没接到电话

又过了一周,安排了一轮 phone interview,不过没有自我介绍。然后是再隔一周 onsite,此时距离第一次接到 hr 的电话,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如果加上投递简历的时间,那就是两个月了,周期确实略长,以至于我在家已经成为一名全职厨子…

不过没有白等,我的一位面试官来自仰慕已久的 Airbnb Front-End Infrastructure Team,看过他们在 open day 上的 talk,无论是在 mobile 上还是 web 上的动作都非常令人感动。

面试前一天问了 @Qi,觉得有什么问题能直击心灵解决面试疑惑,他说要看你自己最想要什么,问面试官看看你能不能或者有没有机会得到。我其实最想的就是和他们一起做那些帮助到设计、产品、dev…这些都属于愿望,我很直白的告诉了面试官,没有掩饰,她也介绍了很多他们的工作,也介绍他们对待开源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向往了。

我之前一直觉得 Airbnb 的口号「bring people together」、「7 stars service」之类的句子都让人很生硬,因为我在国内住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但这次面试我感受到了

我觉得如果「5 星」的面试是那种一问一答,答不上来给提示/跳过;
那么「6 星」可能就是在尝试引导面试者;
而「7 星」可能就是引导、教会面试者知识,并且舒适地交流。

最后选择了 Hulu,很意外加入了一家完全没在自己选择列表里出现的公司。
能体会到我自己和我现在非常喜欢的团队的成员有一个重要的差距,就是「交流」,这是下一年要 focus on 的事情

后话

这次很确定「面试是在找工作伙伴」,你面试你的面试官,同时面试官在面试你,是一个相互的过程。
工作后换一次工作成本还是比较大的,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经济上、以及以后工作生活的协调上,都要做很多考量(通勤、做饭…)。我需要从基础再来一遍,体验一下不一样的工作。

和 @imior 聊的时候,也谈到了也许去外企,会得到一些时间并失去一些自由,得到一些锻炼但失去一些机会。去感受一下,倒也没那么糟糕。

第一年觉得最重要是技术上的成长,现在觉得更重要是能「看清现状,权衡一切」。以及「交流」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关你的职位和所在行业以及工作年限。11 月还看了一些 Brian Chesky 的 talk,而他做 Airbnb 的理念给我最大的启示是「Keep Good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s」。回顾工作之后的经历,觉得自己其实相当一段时间内的急躁,和注意力无法集中,都来自许许多多的对自己目标的不确定,以及没有认清自己很需要提高的能力。信誓旦旦交给明年,但愿所有改善 :)

北京市一个有意思的地方,他可能没有你在美帝读书硅谷就业来的宽泛选择,但你依然能遇到非常多的职业标杆,他们向你展示了如何做好一名 engineer,而不仅仅是 programmer。

新年

新年当然要有计划,希望能进行更厉害的旅行吧!泡在海水里的感觉很赞,烧肉饭和粿汁也很棒,好想去一个宜居宜旅游的城市定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