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2016

2015.12 - 2016.12 已经过于有一年,简单回顾一下

Setup 2015.12 - 2016.2

2015.12 加入 EP,感觉经历有点奇怪,按照招 backend 方向的实习生招进 EP,进来之后主要在维护部署系统前端。
起初来之前对「工程效率」的概念比较模糊,认为可能是一个做做小工具的团队,并不是开发主力。事实上自己错了,初来乍到的几天基本上已经可以感受到大家功底扎实,每个人都是 multi-tasker,维护着几个服务或框架。站会的时候感觉好像不仅仅是工作年限的差距了,比如 yazhou 老师一天下来处理了好几个微服务出现的问题,更新一把 OAuth,顺便给坐在旁边的实习生(我)指点一下迷津,虽然嘴上说着不会 React 但是还是能在 review 时指出我写的 js 代码里太合理的地方。

第一任 mentor ck 帮助了我很多,虽然 EP 主要的事情都被大家 hold 住了,没有让实习生感到特别忙碌,所以分给我的基本上
都是 UI 交互、提交表单、做做 TagInput 之类的组件。偶尔 merge 代码前感觉没什么问题,上线后部署系统就挂了。因为「部署系统」挂了,就不能在「部署系统」里部署「部署系统」了。

唯一看起来写的有点用的就是用 d3 改动了「服务依赖图」,借助高亮大致看得出服务之前的依赖关系,不过用户体验不太好。用 dfs 写出了主站、主站 API 两个服务的大致依赖层次,生成了一个 d3 的图,还比较清晰。

觉得 React 还真是有意思,并且也总有强迫症想改好样式。one on one 的时候,对 mentor 说还是挺想多做做前端的。没想到无心的一句话,真的成真了

第一任租房的舍友是三个哈萨克斯坦人:一个小女孩来留学,她跟我讲话用「英语」,很流利;还有一对儿夫妇,养了一只猫,他们俩在北京好几年了,都能说一些中文;而他们三个之间用母语「俄语」交流,我们几人形成了完美的语言闭环。最开心的当属他家的猫 grey 每天来敲我房门,以及元旦晚上他们庆祝新年送给我的一盒沙拉和鱼肉,超级好吃,差点去找他们再要一份。

Bootstrap 2016.3 - 2016.5

2 月份底举例实习即将结束,我来到了 3 楼大本营,加入了前端 team。起初对前端 team 唯一的印象,就是 zhuoran 和 liqi,zhuoran 是因为在招聘视频里看见过,liqi 是圆圆带我们「游街」(示众?)的时候介绍的知乎 Web 主站的设计师,两个身形高大的人让我构成了的贵组的初步形象。荣幸得成为了一个没有经过面试就进来前端并且前端基本功不怎么地的实习生,并且在 menghan 老师的带领下,开始了第一个并且为期将近一个月的 task —— 汉字验证码。

三月也发生了一些事情,自己的生活发生了重大转折,不再那么慌张,也更加专注稳重。也许也是今年最重要的一个月 😉

汉字验证码经历了实验 demo、产品延期、反作弊加强防御等等…接了一些小 task,我也经历了加了一个出版入口就被 zhuoran review 了 16 次打回来改的代码,搞了一个初级版的反馈系统插件,慢慢感受到 FE 的严谨、追求设计、充满思考的气氛,开始喜欢上贵组,觉得这一票很值。

后面能感觉到,主站和移动 Web 改版前期,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 task,实习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想工作可能就是这样吧,如果是现在可能有一大半都被自己砍回去了。每次和 zxin one on one 的时候,也没有特别多重要的内容要说,感慨一下同学们好厉害我好菜啊,差不多就结束了。至于一些希冀,想搞一个自己的组件库,搞一个自己的 UI framework,最后都由于学校毕设折腾不了了之。

毕设 当时由于 EP 恰巧想搭建一个代码搜索服务,拿了 etsy/hound 用起来,改吧改吧加了一些关键词过滤。最后拿去交了毕设,虽然也差不多阅读了全部的源码理解了大概原理,但是也算比较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之一。一直想认真做一个毕设如 Components Framework 之类的东西,不过最后不到一个月,应该也来不及搞什么大新闻了哈哈。

很喜欢 lijia 老师家里的猫 —— 开普勒,第一天入住的时候就被它舔醒,每次看 lijia 和 jinhui 围着猫转,也觉得好有趣好想养只猫。

kepler

Downtime 2016.7 - 2016.9

完成毕业,该感动的也都感动了,和大家挥手告别,去成都转了几天尝尝钵钵鸡(嗯我就记住这个了)。以最快速度回到公司,liqi 说再晚回去 profile 改版就不带我了。遗憾的是,看到这话次日就来报道的我最后也还是没什么机会参与进去。

很突然的就开始了「商业活动」,认识新的人,接受新的团队运作方式,感觉一切都和我认识的 Zhihu 不太一样,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包括代码、合作的人,都和之前实习的时候大相径庭。公司在膨胀的同时,有些事情不可避免的在发生改变,人群与环境都不会是稳定优美的状态。虽然心里明白,不情愿依旧占了 100% 以上
我最担心的,是和大家的距离越来越远,基友们飞去了美帝,开始求学生活的同时依旧保持着一股劲 push 自己前进,北京的环境当然和那些厉害的学校不一样,该怎么 struggle 就自己 struggle。偶尔和小杜、yy 大半夜聊两句,嘘寒问暖也关心一下技术走向。

说实话很想大家,我们再不是出来旁边实验室敲敲门就能一起吃饭,出来宿舍到隔壁喊一声就能见到,我们有各自追求的东西,有各自的渴望,有各自的羁绊。

白天写代码的状态也不怎么样,虽然速度越来越快。打心底里不太愿意去了解商业广告。现在看看几个月前的自己真是图样,接受现实去做点改变,总比 stuck 住等着救市杠杆来撬你这支普通股要更容易变现。不太喜欢钱相关的事情,有担忧事故的影响,同样因为兴趣不在这。ziyang 说:「你不可能总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 80% 都是自己不喜欢的,但是万一里面有一件事做成了呢?」,或许就因此起飞了。

提出参与 live,得幸有两周感受了知识市场的气氛,准确的说是知乎老一批前端的氛围,zhuoran 和 lijia 老师细致的 review,尝试的新技术,项目稳步推进。看别人代码的时经常感叹「厉害了 js 原来可以这样写」,学到了很多有意思的 code pattern,同时帮助 howler.js 修复了一个小 bug,总算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加了开源项目,满足了长久以来的心愿 😌。

期间 zhuoran 曾抛出过一个疑问:工作久了会不会对做的事情有厌倦,失去激情? 得到的解答很轻松:「不会啊」。就像原来在学校一样,总有人专心致志的研究自己的东西,心无旁骛。是啊,「想尝试的、玩的东西都已经上线了」

期间没想到在 profile 基本定稿准备上线的前夕,kang 离开了团队。不过偶尔看看他的 github 和推文,还能扫到一点有趣的动态,又 star 了哪个思路清奇的项目、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电影。大家的技术出发点都不一样,有人科班计算机,有人开始从 js 展开对编程认知,有人转行过来带有其他专业独到的思维方式,都有各有特点。每离开一个,都多少有些遗憾。

接手 trends,分别发现了「svg 厉害了」和「真是厉害了啊 svg + react」,重新拾起 github 的连续贡献,做点不一样的项目。

respinner-issue

开心的是真的有人在用,远在柏林,交谈的时候仿佛自己和世界连接起来,分享信息

Firm Output 2016.10 - 2016.12

dy 来商业之后有了比较多的好转,交流期间也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思路,推进事情的时候参考一下越来越知道要怎么变通,蛮有意思。自己很容易受周围人的影响,这段影响觉得对自己改变还比较重要。主站 redesign 属于想清楚了开始做,我们则属于重新梳理别人之前没想清楚的事情,重头来过。

突然找到机会建立起了一个约饭圈,没想到只完成了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希望只是后会有期,保持联络。

以及明年也会发生一些格局的变化,适不适应,都要去适应一下。你没办法左右别人的选择,只能等自己有能力了,再做第二个选择。工作初期,我更关心坐落在什么类型的队伍里,站队没有好坏,不过会对自己有很大的性格干预。我清楚自己不是一个拥有 strong mind 的人,不过善于参考优秀案例,加以改善再给出自己的答案。

有一次在知乎上看到 Cat Chen 的一个回答,讲 FB 评级的回答

从 E3 到 E5 的变化可以看出级别上升的趋势是什么,就是 scope 越来越大,direction 输入越来越低输出越来越高。但总的来说 E3 到 E5 的道路只有一条,但 E5 往后的道路就开始分支,有不同的成长方向能达到更大的 scope。
总的来说,级别的增长意味着 scope 的几何级数增长。当 scope 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不能再从别人那里获得 direction,而必须自己找到正确的 direction。

另一个问题「若你已做多年前端(5年+),你觉得你目前的核心竞争力在哪?」,Cat Chen 则简单明了的回答了

Getting shit done!

你仿佛从字里行间能瞥见,其实很多地方的工作是类似的,美好单纯的技术成长很少存在,起码在你的圈子里是的。改变现状有两种方式:

  1. 你特别厉害,然后离开了团队去其他更厉害的地方
  2. 你不太厉害,在其他团队成员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去影响其他人

如果你足够积极,第二条相对更容易实现。因为能做第一条的人,大多一开始就选了一个不错的起点。

慢慢的自己也开始变得熟悉,熟悉流程,熟悉如何正确交谈,也感受到有的人可能并不是那么值得去影响或者说其实不太可能去改变,做好自己的事情,让大家一起做的事情保持一个稳定的状态,在这个基础上微调改进。代码的质和量是一种输出,同样很多其他的事情也是一种输出。

我一直渴望在 culture fit 的团队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快更专注的去解决手上的问题。不同的企业其实都在经历着细微的变化,有的会在几年之后垮掉,有的会在困境里继续朝前走,决策很关键,同样关键的是维系稳定性。

一年来人来来走走,普通员工感到不能适从。现状很多时候都很糟糕,选择是一回事改变是一回事,「改变」可以是「选择」的坟墓,也可以是筹码。

Birthday

birthday

以及我吃到的最好的生日蛋糕 ❤️

People Is The Key

人总会构成团体,无论大小都有自己独有的气氛,向周遭释放影响力。回顾经常有种结果,即看到之前的自己感觉心智愚钝,表现乏善可陈,转念一想其实是因为自己有所进步。自己周围的人群变化速度很快,快到来不及互相熟悉就已经吃上了散伙宴。现如今 IP 连接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你总会和陌生的 A 君和 B 君道一声好巧,热情交谈起来;也会有旧人不再能看懂你讨论的每条动态,大家像枝叶脉络延展到不同的角落缝隙,间隔愈远。

Struggle

总能感到大学起步编程似乎确实有点晚,翻 QIANG 也日益变得困难,有点害怕自己有一天过上真北漂的生活,毕竟最好青春几年,总想去拼一把,看看硅谷大司厨房里厨师会不会做中国菜的宫保鸡丁。仿佛停在了一个学生的阶段,看着朋友们发的一些奇异的 project 深谙比上不足。自己说的话越来越多了,沟通变得频繁、流畅,但这好像越来越不是自己想要的,南辕北辙可是完全没什么扭头的思路。

「平淡日子里的刺,转身撞到现实却又只能如是啊。放下玩具举起双手,都没有微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