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这是什么啊?”,“糖火烧”

  • 11:00 西安北
  • 11:15 渭南
  • 12:09 三门峡南
  • 12:42 洛阳龙门
  • 13:20 郑州东
  • 14:30 安阳
  • 15:38 石家庄
  • 17:15 北京西

时间就走着,谁都数不清秒针的步子

到了“庄里”的时候天都黑了,耳机里在放《卡比巴拉的海》,是因为苗姐当时发了一条
“宋冬野又唱 我的野马没有菊花 ”图上是庄里乌黑的天空,所以一下就联系到了一起。

在本子上写的时候特别慢,手速跟不上思路。一下子把这么奇怪的歌名打对,一下子对着本子但又一个字都不想抄。

没有纸笔的时候你就在想,为什么没带点道具在路上解闷,拿了纸笔的时候觉得是那么不顺手,挠搔整页就是憋不出好的文字。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我在听GALA的《赤子之心》,虽然刚洗完澡,感觉心理依旧俏皮,还有点激昂。印象中的北京已经少了太多痕迹,依稀记得西直门的地铁,记得五道口吃的活章鱼,记得去南锣的时候一瞬间天黑映着剩下的残蓝殷红,记得798断茬的铁门和熊猫慢递。。。。。。

“睡醒的人哭着想回家,可离家的人不会相信他”,民谣就像京腔一样,他们给我的联系就像一个颜色,你唱出那个调回望脑海里都是一抹深红,像安河桥北的封面。是吧,这就是有人告诉我的民谣狗,我爱吉他,它能弹旅行的安静,也能弹故事的嘈杂。

似乎不是为了看风景,也不是为了看古迹才去。西安的城墙还在,北京的城墙已经不见了许多。一样的是鼓楼,和西安的钟楼都是一样的建筑风格。前门大街我也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东来顺的羊肉有多膻,就坐上了高铁一溜烟开进天黑。

胡大的麻小好辣,我们吃了五十只,才知道小龙虾也是按只算。排号的时候我们坐在下面儿等叫号,一个大暖炉,一纸杯瓜子儿,周围响起很多东北话腔,看来东北已经占领全国了…下出租前还盯着隔壁的炒肝儿看了好久,我不知道这样写算不算倒叙。簋街的画面感很强,就像把西安的回民巷拉长摆开,干干净净的马路,阴阴冷冷的风。刚到的时候风舒服暖和,我以为要开春了。看来这么写就是倒叙。那天我吃得特别饱,一个人喝了三杯许留山的芒果西米。

北京的出租很贵,我坐在上面吹着风呼哈着辣椒拌过的舌头。

中关村还挺漂亮的,比我想象的好一点,看到了M$气派的大楼,比他歌高不知道哪里去了

/img/2015/zhongguancun.jpg

吃了来帝都不是最贵但是逼格最高的一顿饭,我把菜单递给兄赵…
“好不容易来北京见你吃个饭,我还是不释放技能了,你点吧”。
“我发现我们点菜观念很不一样啊。。。你点菜完全不看价格啊。。。没事反正工作了你不够我还是能掏得起的”

我看着脆皮烧肉,心里流着哈喇子,想起我妹教导我如何优雅地吃饭,扎起一块脆皮肉送给嘴里,吸一口芒果冰沙一样的饮料,咬一口上面的冰淇淋球和巧克力脆皮蛋卷。好吃的时候,你真的不会管拍不拍照,吃到肚子里才是真的。三文鱼就很好,我不知道他怎么把鱼籽和肉一起搞那么香,好像这趟专门是来吃饭的,不是来逛路的。

第一次走进T校的感觉是,没有我们学校好看嘛!勉为其难看在天气好的份上拍一张亮哟哟的照片,她说你照片没有主题,我说这不是围绕着这个鸟巢嘛。

/img/2015/tinghua.jpg

走到滑冰的地方特别兴奋,毕竟一直没滑过水冰,还是野冰。总以为很危险,穿鞋上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平衡感这么好,好过点菜感。

798的小店

798外面有个铁门,看前面人顺着断掉的一根栏杆侧身钻进去,我也跟着进去。抬头一看是706街区的牌子,走到后面应该就是798了吧。

爱上一座城,我似乎慢慢明白这句话的感觉,原来就是说,你去的地方慢慢多起来了,旅行就不再单单是旅行

/img/2015/798.jpg

798

进熊猫慢递屋子的时候,就像刚到田子坊一样,置身宁静,一下子逃开所有喧嚣,而且是在国内最喧嚣的两个城市。广州其实也有,你进咖啡书馆的时候,你能就这一本厚重的建筑图册喝完手里的卡布奇诺,环顾四周都是拿着mac来办公或者上网聊天的人们,你就在心里嘲笑“多不会享受生活啊”,然后再抿一口上面的奶油和咖啡沫,如果再来一个蛋糕,我一定会发胖吧。

思路就一下子滑到了南锣,没有锣在敲没有鼓在响,一望不到头,狭窄而拥挤,我赶紧补上上次没吃的冻酸奶,中杯也不小了吧,太多水果的话怕是吃不动后面的零碎。

/img/2015/nanluo.jpg

南锣

“倒字烤翅,不好吃管退”,浓郁的京腔吆喝劲儿,“哎把我门前儿给让开”,唉,原来和回民街的人一样不会做生意嘛。啃完又去前面要了碗菱角茶汤,我以为和油茶一样咸,竟然是甜的。灵感尤为好,可能是因为边敲边吃着坚果,直到这篇不再是游记,而像是直播小故事。

我不喜欢卤煮,还是泡馍比较好。虽然我喜欢南方,有时候也会惦记那些从小都拒绝的家里的口味。水盆要比泡馍清淡许多,但是月牙饼酥脆,好过卤煮火烧里硬邦邦的泡饼,火烧也还是要吃驴肉的,就着一碗杂肝汤什么的,冰峰到了这也换名字了啊。

“哎呀我不吃动物下水”…
“你吃内脏吗?”…
“还好啊这个味道挺不错的”…
“等下还有芝士火锅干嘛进来”…
“这个韩国店火锅也没那么好吃啊”…

都是断断续续的,快到西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好像一下子站在晨星画廊的里面,那个笑迎所有赏客的老人,我安安静静看着墙上贝利那幅《静物》,我在想如果当初我小时候坚持要去美院,而没有去念书,现在又会是怎样?…

写什么总要有个收尾吧

不知道,现在提笔已经画不起来太多,细到枝叶,甚至有点看不清。虽然只有100度,但也只看得清键盘,一遍遍调试,那jekyll写着自己的博客,写着像原来的文章,写着每道间隔的记录…纵使路不远,也像星辰大海